搜索

武汉,武汉,我的老万

2017-7-20 17:0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45| 评论: 0

摘要: 其实没去之前,我也就只知道个黄鹤楼,还有珞珈山。我无数次想象着登上黄鹤楼极目远眺,看着长满草的鹦鹉洲,问老万,鹤呢?飞走了,我想象中老万这么回答我。 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,自己想起做什么,就去做了。感觉 ...

其实没去之前,我也就只知道个黄鹤楼,还有珞珈山。我无数次想象着登上黄鹤楼极目远眺,看着长满草的鹦鹉洲,问老万,鹤呢?飞走了,我想象中老万这么回答我。

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,自己想起做什么,就去做了。感觉很兴奋,觉得自己可以很潇洒地做决定。那天火车从南昌开到武昌,我一点都没有睡,我看着车窗外的山和水,那种诗意就冲散了疲惫。经过庐山的时候天开始下雨,我摸摸包里的伞,有点担心武汉的天气。而当过黄石时我看到了太阳,那种憧憬又开始布满大脑。

武汉的公交好堵啊,这是我对这个城市的第一感觉。我用百度地图查到两分钟的车程最终变成了四十多分钟,当我处在崩溃的边缘,还好,我到了广阜屯,那里有老万在等着我。

下车的时候看到了个漂亮又夸张的女孩子,像个化了妆的公主,更像个没化妆的小妖精。

老万远远地看见了我,而我在一脸迷茫地左顾右盼。

我来到传说中盛产美女的华师,一边和老万聊天,一边偷偷瞄着走过的高高瘦瘦的女生。食色性也,我给自己找借口。

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泡桐,那些被整修过得整整齐齐的树木,疯狂地抬着头,吮吸着高空中最新鲜的空气,额,好吧,是二氧化碳。

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路,让我乱了自己迈得很潇洒的小碎步。紫剑说,我带你去图书馆。

我以为是要去看书,然而老万最终把我带到了最高层,她拉着我走到落地窗前,那就是华师最好的观景台,可以看到南湖,看到那郁郁葱葱的树木。

很佩服老万的有条不紊,很快安排好的住处,我还在她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看见写满了的公交路线。

绕过首义公园,我们要去司门口的户部巷。我哪里知道,那里是武汉最有名的小吃街,从走进的那一刻,各种香味就开始挑逗我的胃和嘴。我记得后来老万说,武汉唯一的好处是随便转过一个巷口,便能找到好吃的。好吃的人自然不少,我们排着队,去买蔡林记的热干面还有四季美的灌汤包。这一次,我才知道什么叫大快朵颐。又香又软的糯米鸡,弹劲十足的木鱼花,我惊异着武汉人对美食的研究,努力扩充着自己的胃容积。

老万说,一定要看长江大桥的夜景。于是华灯初上的时候,我们又走上了长江大桥。这真是个散步的好地方,很容易看到武汉三镇代表繁华的霓虹灯。温暖的灯光照着朋友的脸,这时候除了感动,还有什么呢?滚滚的江水,如同飞逝的时光,恍惚间,回到了很多年前。我记起一年级教室后面大大的粉笔画的荷花,旁边写着,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……老万背着书包坐到了我身边,问我叫什么名字。江风骤起,心中早已没有了什么悲伤的气息。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的,也只有友情了。

我们一直沿着长江大桥走到对岸,才坐电车返程,那时候,已经九点多了。

回到住处已经很晚了,老万匆匆告辞。

第二天去拜访心目中的神迹,黄鹤楼。黄鹤楼的门票实在令人咋舌,全票八十。故宫门票不过二十啊,我这样想。其实鹅池的传说和碑刻很有趣,蛇山上的白云阁也很气派,但是唯独看到黄鹤楼,总有点小小的遗憾,总觉得从楼里找不到李白和崔颢的影子,在楼顶,也寻不到视线里萋萋的鹦鹉洲。极目楚天舒。对面的龟山却还是很有味道的,薄纱一样的江雾,给它拢了层神秘的色彩。我不知道当年毛泽东在这里兴致勃勃地看对岸时,是怎样的心情。而我,想起盛唐诗章,古楼兴废,确乎有骚客悲古伤今的小情绪。下楼回望时,看见这高耸的楼阁,心念道,现在那些拿相机的游人,又有多少能想起当年挥毫泼墨的才子诗仙呢?

下午约好和老万的朋友们去天兴洲露营。一行人浩浩荡荡,向着渡口前行。我第一次坐船,当船行驶在长江中,感觉很好。清风吹云淡,天地与舟行。浩淼心胸阔,草木皆歌声。

当夜幕垂下,我们终于安营扎寨,燃起了篝火。

和老万一起走在江滩,细柔的沙子按摩着脚掌,微凉的江水荡漾着,割碎了朦胧的月色。我们嬉笑着,重新变回那小小的顽童。这时候的江滩真静啊,除了江上行船的汽笛声和天兴洲大桥上偶过的火车声,就只剩下了水声和欢笑声。我多么想停驻在这一刻,永远享受这与自然亲吻的感受。

躺在帐篷里,抬眼就可以望到中天的月亮。她静谧得愈发漂亮,周围深邃的夜空都成了她迷人的眼神。耳边听得见江风吹起的细沙打在帐篷上的声响,伴着涛声,像极了轻柔的催眠曲,我就这样睡去了。

清晨,汽笛声唤我醒来。露水已经打湿了晨曦。

我带着无限眷恋,告别了这美丽的江心小洲。

我们又奔赴了武汉光谷步行街。虽然很喜欢人潮熙攘的感觉,但总觉得都市的风景,如同转瞬即逝的流星,在我心里,也只是一分或者一秒的美丽。但是有好朋友陪伴的感觉,异常充实。所以我觉得不管是那堵壮观的水幕墙,还是广场周围美丽的霓虹灯光,都比不上知己相对而视或者谈笑风生。

闲事不表,回到住处,聊天安睡,终于在中秋的第二天,我要踏上返回的旅程。老万送我时,我在公交车上有很多话要对她说,可是最终我选择了沉默。默契的友情,何须那么多繁杂的言语呢?也许我们一年不说一句话,可是又怎么会妨碍见面时依然不分彼此呢?

进站时就是分别的时刻,我走进武昌站的候车大厅,不敢回头看老万的身影。

再见吧好朋友 让我们再见 也让我们的友谊 永远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那车窗外的风景 是我不曾言说的留恋 有些美好的回忆 已写入寄出的明信片 旅行的背包 没有固定的终点 但你我的交汇处 定是家乡的港湾……

武汉,武汉,我的老万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版权所有:安吉市天亿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投诉受理:0533-92239711 合作热线:16950165001

备案信息:苏经营性ICP B2-20090218号 皖ICP备09697823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文件号:皖通[2009]556号

Powered by AdminBuy.Cn! X3.2 Tamplate By 迪恩网络  © 2001-2013 AdminBuy.Cn.

法律顾问:北京市菰盛(安吉)律师事务所王大力律师 电话:13817998655

返回顶部